双色球奇偶走势图带 > 福彩3d基本走势图 >

  (原标题:四川青年网购24把仿真枪被判无期下周再审开庭 母亲:想尽快团聚不想让孩子背上罪名)

  2015年4月,四川青年刘大蔚网购24支仿真枪一案一审以走私武器罪被判处无期徒刑。8月福建省高院驳回刘大蔚上诉,维持原判。刘大蔚不服从判决坚持在狱中申诉,终于在2016年10月18日,福建省高院作出再审决定,但此后案件一直没有进展。直到2018年8月2日,福建省高院才通知刘大蔚辩护律师徐昕及刘大蔚父母,法院将于8月10日上午开庭审理此案。

  刘大蔚的母亲胡国继说,从省高院下达再审决定,到重新开庭,中间等了将近两年的时间,太不容易。辩护律师徐昕称,尽管刘大蔚已经被羁押快4年的时间,这次庭审他们将坚持进行无罪辩护,“我们还是要为判处无罪尽全力。”

  2013年,刘大蔚通过QQ与一台湾卖家商谈购买仿真枪,但因为买的太少,卖家不发货所以没有成交。直到2014年7月,刘大蔚凑够了3万多块钱,通过网购从一名台湾卖家手里下单购买了24支仿真枪,货物在转运途中被福建海关查获。

  货还没有收到,刘大蔚就被警方带走了。刘大蔚被警方带走的时候刚满18岁。2014年8月31日,刘大蔚被石狮海关辑私分局刑拘,9月29日经泉州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。

  刘大蔚不服判决,于次日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。8月25日,福建省高院驳回上诉称,“事实清楚,决定不再开庭审理,维持原判”。

  此后,刘大蔚家人找到了“天津大妈摆射击摊获刑案”的二审辩护律师徐昕教授,希望通过徐昕教授在有关仿真枪获罪案方面的经验,为刘大蔚申诉再审。

  2016年10月18日,福建省高院作出再审决定,认为原审判决以走私武器罪判处刘大蔚无期徒刑,量刑明显不当,决定本案由福建省高院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。

  听说儿子的案件能够再审,刘大蔚的母亲胡国继非常兴奋,但没想到再审开庭的日期却一拖再拖。这让他们一家人万分着急,代理律师徐昕也多次到法院沟通案件情况,催促法院尽快开庭。

  2018年8月2日下午,福建省高院终于通知刘大蔚的家人和律师,该案将于8月10日上午再福建漳州中院开庭审理。

  胡国继:终于等到了这一天。毕竟从决定再审到现在有两年的时间了,之前我们无数次幻想过开庭的场景。

  胡国继:我们等的很苦,于是就想去法院门口举牌子,催促法院尽快开庭。但后来被徐教授拦住了,他劝我们不要采取过激行为,不然会对这个案子带来不利影响。后来我就给法官打电话,从周一到周五只要是工作日找到不到法官就会一直打,催促他开庭。

  胡国继:每个月都是只有20号才能去看他,目前还没来得及跟他说,他应该还不知道。我昨天给狱警打电话,他说他们还没接到通知。法院那边说徐教授是第一个知道的,第二个通知了监狱,第三个是告知我们。我想可能是消息还没传达下来,我也跟狱警说了,希望早一点告诉刘大蔚,让他能有一个心理准备。

  胡国继:没什么特别的准备,就还是听律师的安排。我们也是想通过孩子这个案子,请媒体推动提高认定标准,因为还是有很多类似的案子,希望通过这个个案推动法治。

  胡国继:生活上肯定不习惯。除了牵挂着孩子之外,还得坚持工作,心里面有时候很不想干,但想到孩子还在等我们,就只能坚持。本身我们家里就不富裕,打官司也花费了不少钱,经济压力也不小。好在徐教授对我们是法律援助,非常感谢他。

  胡国继:肯定还是希望无罪,早一点跟孩子团聚。毕竟我孩子进去的时候才18岁,现在已经快22岁了,应该说是最好的年华都在里面度过了。而且他背着这个罪名,出来以后也不好找工作,就像我现在打工的地方,一个餐饮企业,也会对档案有审核,有犯罪记录的,都不会录用,所以这个罪名对我孩子以后影响还是挺大的。是希望能够改判无罪。

  胡国继:知道。我孩子从小就喜欢枪,小时候去超市也不买吃的,就买玩具枪。我还纳闷过,这个孩子怎么这么喜欢玩枪啊。后来他爸爸说,男孩子都喜欢玩枪,也正常。所以就没在意。

  胡国继:他本意就是买回来放在家里收藏。所以他买的枪都是每个款式买一支,只有一个款式好看的买了两支。从这也能看出,他买这东西绝对不是为了牟利或者有别的想法,就是为了收藏。

  胡国继:我当时也反对过,怎么买那么多支干嘛?买两三支就好了。他说这个卖家联系上不容易,之前一直没货。还说买的少的话,卖家没得赚,没法发货。

  胡国继:钱是他自己的。他2010年去广东打工,但因为不到18岁,没有办工资卡,赚回来的工资都打在我的卡里,后来他买东西都跟我讲。他说这次买这么多枪,以后就不买了。我想也是,这次把各种款式都买了,以后也不会老买了,钱也是他自己赚的,就买吧。

  胡国继:没有。当时我只是不想从台湾买。我还劝过他,为什么非得从台湾买,广东这边也有很多生产玩具枪的。但他说那些枪质量都不好,容易坏。后来我也想过,会不会玩具枪过不了海关,但觉得最多也就是被没收掉。后来我们付款完大约过了一个月,对方给我孩子打电话说货发不过来了要退钱,我们觉得你没发货,退钱很正常啊,当时绝对没想到会出事,会违法,还是刑法。

  胡国继:买过,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买,后来也一直买。我们家以前开了个小店铺,逢年过节也会进点玩具枪,小孩子有了压岁钱就会来我家买,他们喜欢来我家买,因为我儿子会修,有些孩子的玩具枪坏了,他可以帮他们修好。

  胡国继:当时卖家把钱都退给我们了,我们也觉得没事了。但没想到又过了一个月,海关跑到我家里把孩子抓走了。那天我们家正在忙着收地里的稻谷,我们先去地里等着孩子,后来给孩子打电话一直没人接。在后来我就接到公安的电话了,等我们回家以后,公安正在我家搜查,翻得乱七八糟的。但他以前买的那些玩具枪都没有被警方查扣,这说明警方认为那些枪是没有问题的。但去台湾买的枪,我到现在也没有见到过,也不知道跟以前买的枪有什么不同。

  徐昕:主要是两个方面,一个方面是我们认为判处刘大蔚有罪的证据不足,海关查获的仿真枪没有完整证据链证明是刘大蔚购买的。比如说案卷上的和刘大蔚的购物清单并不一致,里面有一些和刘大蔚一审时的供词有出入。另外,刘大蔚网购时是与一个叫“碧海蓝天”的网友交流的,一审时认定为刘大蔚发货的是一对台湾夫妇,但没有证明这对夫妇就是“碧海蓝天”。此外,在查扣环节取证的视频时间点也对不上。所以说,刘大蔚确实从网上买了仿真枪,但买的是不是海关查扣的那些东西,这个证据不足。第二个方面,则是两高此前出台的有关仿真枪案件的司法解释,也可以认为刘大蔚无罪。

  徐昕:两高的司法解释强调主客观相统一的原则。要看你购买仿真枪有没有实施违法犯罪行为,购买的有没有治伤力,有没有改制成为的可能。这些来说,刘大蔚都是没有的。他没有走私的故意,枪最后也没有到他手里,也就不存在改造和实施违法犯罪行为。一审二审的法官都没有见过那些枪,我也没有见过那些枪,法庭上看到的都是照片,仅凭这个定罪是不合适的。

  徐昕:还是希望通过个案推动法制,现在全国法院对仿真枪入罪的案件判罚存在较大差异,有的地方很重,有的地方很轻,导致同案不同判。解决的根本办法还是提高公安部对于的认定标准,将仿真枪的管理区别于真枪。